导航菜单

“穿上防护服就像住进了太空舱”-名犬排行榜

“穿上防护服就像住进了太空舱”

原标题:“穿上防护服就像住进了太空舱”

“这段时间会是我从医生涯里最难忘的一段日子。”2月6日,湖南常德汉寿县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副护士长郭毅杰接到了前往常德市新冠肺炎定点治疗医院支援的任务。  2月24日,她在电话里向三湘都市报记者讲述了这18天的经历。  穿上防护服像进入“太空舱”  “我虽然有十几年的护理经验,但是重症隔离病房对我来说仍是比较陌生。”郭毅杰告诉记者,医院共派了4名医护人员支援一线,被分为了白班、晚班,每4个小时轮一次班,虽然都是从业经验丰富的老医护,但穿上隔离服真正走进重症隔离病房时,压抑的气氛还是让大家心里有些犯怵。  “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每天接触的都是被确诊的重症患者。但是真正见到他们,真正开始工作,就什么都忘了。”和所有进入隔离区域的医护人员一样,郭毅杰每天必须严格执行防护流程,进入隔离病区前,大约要执行几十个动作,经过不少于8次的手消毒,完成各个消毒程序总共需要三十分钟。  “穿上防护服就像住进了太空舱,平时简单的心电监护、吸氧、雾化吸入、输液、采血、测量体温……在厚重的防护装备包裹下,都成了难事,每一个动作都迟钝、笨拙、别扭,就连最熟练的静脉穿刺也变得十分困难。”郭毅杰打趣地说,她是最皮实的“宇航员”,因为长时间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脸上压破了皮,出现了二期压疮,但适应能力还不错,“我现在除了耳朵和后脑勺偶尔有疼痛感以外,基本适应了,脸和鼻子都没事。”  救助他人还成了朋友  “这段时间,我亲眼看着自己护理过的患者从插管到拔管,从卧床到下床,从一开始不配合到主动与我合照。”给郭毅杰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老爷爷。老人家在刚转进来还未插管之前,一直向郭毅杰抱怨说,自己老了得个重病,还害得家人也被隔离了,现在自己一个人住院,干脆不要治了。他对医护人员非常抵抗,情绪也越来越差。  “看见他这样,我就想,万一我爸也这样了,我得多心痛!我和同事每天轮番去和老人家聊天,看得出车轮战效果还是很不错的,老人态度一天天转变。”在精心治疗和护理下,老人情况好转,要转去其他病房了,他拿出记事本把每个照顾过他的医护人员的联系方式都记了下来,“他说,等疫情过去,要给这些朋友煮一碗最拿手的常德牛肉粉吃。”  郭毅杰觉得,重症隔离病房真正让人恐惧的不仅有对病毒的恐慌,更多的是病人自己的不安情绪和不配合。而医护人员要做的也不仅仅是治病,还要解开他们的心结。  “在防护服上写字,对所有医护人员来说就是一种神圣的仪式。我们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医院,大部分时间没法靠脸认人。写上了自己的姓名身份,就是写下了救死扶伤的决心。”郭毅杰说,她的任务还没有结束,她会继续坚守,相信春天很快就会来临。  《“想让白衣卫士们尝尝春天的味道”》后续  热心助力,2.3吨沃柑送到长沙医院  本报2月24日讯永州道县果农何锡文想让白衣卫士们尝尝春天的味道,三湘都市报报道后(详见本报2月21日A07版),快递公司、公益人士热心接力。在经过两天时间的采摘、打包、装运后,2月24日,何锡文带着“春天的味道”——沃柑抵达长沙,完成心愿。  24日凌晨2时到达长沙,休整几个小时后,何锡文与多名长沙公益人士前往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长沙市中心医院等处,将新鲜的沃柑送到一线医护人员手中。  “沃柑很甜,谢谢你对我们医务工作者的支持。”接过何锡文递来的带着春日暖阳般温度的沃柑,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健康管理科室余思远医师马上剥开一个,品尝起来。  “每个果子都甜,我们选最好最漂亮的装,采摘过程中碰坏一点的都淘汰掉。”2.3吨沃柑,是何锡文和亲友们花了两天时间小心翼翼地从树上采摘下来的。面对白衣卫士们的感谢,何锡文总会略显激动地连连摆手,口中回应道,“应该的,应该的,你们太辛苦。”  面对三湘都市报记者,何锡文说,“上周六开始摘果子,才摘了两桶,就接到电话。有热心人看了你们三湘都市报的报道,愿意帮我运送沃柑到长沙。谢谢热心人,也谢谢你们。”